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   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投稿邮箱:news@lanews.gov.cn 新闻热线:0564-3284422
您现在的位置:六安新闻网>> 六安新闻>> 深度报道>>正文内容

迎新年 说家风

六安新闻网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编者按 “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”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要重视家庭建设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,紧密结合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。

  好家风是一杆旗帜,好家风是一面镜子,好家风是一把尺子,好家风是一粒种子……在中国民间,最深广的文化,莫过于“年文化”。在春节临近之际,最美的风景是在回家的路上,整个家,弥漫着年味和亲情,这是对团圆的最好诠释,也是对家风最好的传承。

  我的家风我的家

  我们家的家风家规,要从祖母说起。

  勤 俭

  祖母是个干活的好手。家里家外,她都能收拾得干净利落。做姑娘时她和男子一样参与架桥修路,认识了祖父。成家后的祖母勤俭持家,日日劳作,刮风下雨从不休息。她生了六个孩子,祖父老早过世,全靠她一个妇道人家拉扯大。下种、栽秧、施肥、除草、打药、收割、打场,养猪喂鸡养鱼,除了犁地,祖母事事能干。我的记忆里,农忙之余,她放牛打柴,蓐草喂猪,下河摸鱼逮虾,山里的蘑菇、草药、野果子、粽叶、竹笋,隐藏的再好,都逃不过她的眼睛,被她那双勤劳灵巧的手取回家,自己用一部分,剩余的拿到集市卖。攒下的钱她给叔叔盖房子、给姑姑们备嫁妆。她自己几乎没有买过新衣服,更别提其他的享用。

  祖母是闲不住的,老了以后她不种地了,本该享享清福,但是她舍不得那片山林和土地,收割过后,她挎了竹筐、拎了麻袋,像鼹鼠一样到地里捡稻捡豆、挖人漏下的红薯地瓜,上山采草药,几次受伤仍不减热情。近几年腿脚不灵便才不再爬上跑下,住到城里,出去转悠也随手把废旧塑料瓶带回家攒着卖。

  在祖母的教导下,我的父母也是勤俭持家的好手。父亲身为教师,工作之余种地犁地、栽秧收禾一样不丢。我出生后他常常背着我犁地,裤脚上都是泥水。母亲操持家务,上山下地,样样精细,安排满当。懂事后,我和弟弟也是早早学会了做饭、放牛、砍柴、栽秧,是父母的好帮手。

  家里两个孩子上学,父亲每个月的工资捉襟见肘。父亲与人合伙开稀土矿,后来不景气不再从事。母亲养猪养鸡养鱼,年关卖了贴补家用。她还跟大姑学习制作面点,炸油条、蒸包子、做馒头。周末,寒冬酷暑,我的双亲都早早起床和面准备材料,东西做好后父亲跨上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载着面食,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腰脚,村村落落,涉水过桥,用他宽大的双脚丈量着每一片熟悉的丘陵。后来我们的学费开销越来越大,母亲就把她酿酒的好手艺露了出来,开始酿酒挑到集市出售。每逢寒暑假,父亲不是捡稻穗,就是到工厂给人做工。我们姐弟,就在他们越来越弯曲的脊背下茁壮成长。

  忍 让

  我的父母亲奉行不争不抢,不是自己的不拿,处处忍让,得理饶人。乡里乡亲,抬头不见低头见,庄稼堪比老百姓的孩子,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地,他家的牛吃了你家的禾苗,我家的鸡啄了他家的菜秧,邻里纠纷很正常。老表们和善时通情达理,气不顺时看啥都不想吃亏,争个面红耳赤、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大打出手都是常事。而我的父母,从来不跟人争吵计较,如果我家的牛吃了人家的东西,父母会叫我拎着化肥赔给人家,或者带我去施肥浇水;人家的牲口糟蹋了我们家的农作物,人家愿意赔就赔,不愿赔也不计较。

  父亲最能忍让。邻居老头子是他的叔叔辈,山地与我们家的挨着。他的一棵树被人偷砍了,误以为是父亲,几次三番找碴子。父亲一再解释,他步步紧逼,父亲坚决不与其起冲突。那日家里来了客人,父亲正招待,邻居冲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拳头砸在父亲脊背上,众宾客当前,父亲忍让了。过后,邻居过来道歉。父亲没有计较,他说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  孝 老

  祖母很孝顺她的长辈,她的公婆曾祖父母去世早,我无缘见到。但是自我记事起,祖母对她的父母很是爱戴。外曾祖父母经常来我们家,祖母每每做了好吃的给他们吃,和声细语话家常,从来没有在我们跟前嫌弃过老人家穿戴不整齐、说话断续、吃喝掉米水或者其他的,临走时总是在老人家包里装些吃的用的,送很远一段路,逢年过节都要送肉送烟酒,没空就让人捎过去。

  现在我的祖母老了,没有再种地,我的双亲和两个叔叔对她也是极其孝顺,兄弟三人轮流伺奉她,出钱出力,治病抓药。祖母年纪大了,但是精神很好,身上总是很干净。我的母亲经常陪她聊天,给她晾洗衣物被褥,做些合胃口的食物给她。一有不舒服,姑姑们和叔叔们、我的父母亲都轮流伺候、探望。他们常说,人都有老的时候,对老人好就是对老了以后的我们好。父亲说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

  我成家后,父母亲也时常教导我,与老人相处要和睦,不与他们争吵,多念他们的好,别计较他们的不足,尊重、孝顺他们,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待。我一直谨记于心,孝老是传统美德,不能丢。

  男女平等

  在我们家,男女平等。自古以来,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,即使是新中国新社会的今天,男尊女卑的现象依然存在,尤其是我们那个封闭的小山村。

  姑姑他们那代人,女孩子是没有书读的,只有男孩子有书念。在那个年代,六个孩子吃饭穿衣都很困难,但是祖母硬是咬紧牙关,省吃俭用,除了小叔初中毕业自己不愿意继续上学,其余五个子女都是供到高中毕业,当时农村高中可是最高学历。祖母不会讲大道理,我们上学后,她经常跟我和弟弟说,要好好读书学文化,向你们父亲学习,长大做老师,教好学生。因为祖母的缘故,我的父母也一直供我们读书,学费再贵也从没有让我们辍学。

  放眼望去,十里八乡,80年代出生的女孩子依然有很多辍学,被迫的或者自愿的。而我们家,从来没有说过不好好念不让念,也没有说过家里穷供不起,更没有说过你是女孩子少念几年。他们说,你们尽管念,看到你们成绩好,我们再累也值当。父亲常说,以后考大学。母亲常说,砸锅卖铁也要把你们供出来。所以,他们省吃俭用,辛勤劳作,尽最大的努力供我们读书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如果我们继续求学,我的父母肯定还会继续供下去。

  除了上学一样供,弟弟有的我也有,一样不少。母亲说,女孩子娇贵,少做点体力活,念书要为社会做贡献,为家庭出力。

  自力更生

  下面有五个弟弟妹妹,祖母分家时没有过多的物资钱财分给父母亲。几亩薄地,两间小矮房,一些粮食,一小片山地,几只箩筐,几把锄头,大的农具共用。父亲和母亲慢慢地劳作,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,从毛头小伙、懵懂闺女到为人父母,矜持羞涩变作成熟稳重,一分钱一分钱地攒,他们齐心协力,用自己的双手挣下一件件大农具,添置新家具、电器,盖了几间平房,逢年过节买鱼买肉孝顺两边老人,亲朋间礼尚往来,真真的白手起家,自力更生。

  后来我出嫁,他们没要彩礼钱,也没嫌弃婆家穷。他们说,穷没有关系,但是志不能短,夫妻俩要同心同德,勤俭持家,自力更生;年轻人要正干,好吃懒做不成气候,要为子女做好榜样。

  母亲总说,你们年轻人,日子长着呢,不急,慢慢挣,慢慢攒,会越来越好的。

 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,确实如此。我的祖母和父母的为人处世之道,将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。(孙 芳)

  娘的身教是家风

  常言说,有娘的地方就是家,此话一点不假。娘在老家老宅住的时候,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逢年过节,就像归巢的鸟儿,从四面八方飞回娘的身边。后来我们有了孩子,娘又像织布的梭子一样,在我们四个家庭里来回穿梭,辛辛苦苦地带起了孙子。母亲在谁家,我们就奔向谁家,谁家也成了其他三个人的家。

  那年母亲在大姐家住的时候,大姐刚有“头生娃”,有一天娘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,一个男人粗暴地在电话里说:“你要好好管管自己的男人。不然,我叫你们全家好看。”放下电话,娘才知道电话里那个男人把她当成大姐了,他说姐夫跟他老婆好上了,两个人还准备去海南呢。

  娘找到姐夫,问明情况,面对慈祥的娘,姐夫说了实话。于是娘趁那天大姐不在家,备上厚礼带着姐夫去了那个男人家,一见面,那个男人的母亲就指着娘的鼻子骂,说娘生了个不知廉耻的儿子。面对人家的骂,娘始终微笑着。当人家知道娘不是姐夫的母亲而是岳母时,火气一下子消了下去,人家原谅了姐夫,姐夫从此再也没犯过类似的错误。如果当初让大姐知道这件事,根据大姐的脾气,她和姐夫闹翻天不说,那个家也非散不可了,不会像现在,大姐一家三年出了两个名牌大学生,一家人过得和和美美、团团圆圆了。

  兄弟姐妹相处,也有误会和不愉快的时候。记得娘在小妹家,有一天夜里突然给我打电话,让我给她送两千块钱去,并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。我带着钱到了小妹家见到娘时,才知道娘要钱的原委。原来大姐曾向小妹借了一万块钱,由于那两年大姐家里经济拮据,家里又有两个上大学的儿子,于是就两千两千地还小妹的钱,谁知次数多了,两个人记混了,一个说还完了,一个说还有两千没还,虽然她们没吵没闹,一旁的娘看在眼里,放心不下,怕姐妹俩为了这点小事闹得不愉快。因为娘知道,她们都不是为了这两千块钱,都是为了面子,一时抹不开,飚上了。于是娘拿着这两千块钱交给小妹,说,“你姐想起来了,是有两千块钱没还,她当姐的,不好意思认输,让我把这两千块钱交给你。”见了大姐,娘又说:“那两千块钱你小妹想起来了,是还过了,她的脾气倔,不好意思说,让我告诉你一声。”

  正是娘的言传身教,让我们兄弟姐妹都很孝顺。父亲的身体不好,一年总要住上一次两次院,每次住院,我和弟弟都是争着交住院费。有时为了怕引起误会,从不在妻子面前说实话,这倒不是我妻子和弟媳妇不孝顺,是怕引起误会。一个人站的位置不一样,看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尽相同,反正父亲的病要治,钱要交,兄弟之间没必要丁是丁卯是卯地分毫计较,大家都大度了,星星点点就不会挂在心上了。妻子和弟媳看我们兄弟俩争着付钱,她们俩也争着给父亲买好吃的、买好穿的,一家人和和睦睦,融融洽洽。

  就拿那次弟媳想给娘买副手镯来说吧,本来娘不想要,娘不爱这个,但弟媳说,她想给自己的母亲买一副,如果娘不要,她的母亲也不会要的。但过惯了节俭日子的娘,一听说一副手镯要四五千块,总舍不得买,于是,就让我给她从地摊上买副假的。等弟媳将买手镯的钱给娘后,娘又找了个借口把手镯钱还给了弟媳。在娘的心目中,她既没让弟媳花钱,又让弟媳给自己的母亲买了副手镯。但娘哪里知道,她戴的手镯,也是弟媳买好交给我的,与弟媳母亲的手镯一模一样,一分钱也没少。

  所以,有娘的地方,就有家在,就有故事发生。娘,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。(刘绍义)

返回首页
分享到:
编辑:宋明俊 来源:六安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26日 09时39分10秒

相关文章

版权声明:
1、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"来源:六安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。
2、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参考,欢迎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:[六安新闻网]
图文推荐

    2018年国考3月底前完...

      2018年国考3月底前完成面试   笔试划定合格线,副省级以上总...

    金寨春雨公益协会开...

      1月24日,金寨县开始...

    市领导韩军看望慰问...

      本网讯 1月24日傍晚,我市迎来第二场强降雪,给我市人民群...

    一杯热水的温度

      六安新闻网讯 大雪纷飞,市区皋城路桥上,一群橙色的身...

    记霍山县三村民深夜...

      1月23日凌晨2时左右,随着哐的一声巨响,打破了位于土地岭...

    省道土地岭段全面启...

      1月25日,霍山县交警...